热衷于碎觉的树懒

改个头像,希望能带走一些懒惰(⁎⚈᷀᷁ᴗ⚈᷀᷁⁎)

是的,我准备复活了,不在躺尸了!我要!成为!一!个!活人!(hhh!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(๑¯ํ ³ ¯ํ๑))

哈哈哈哈^ω^!!!我复活了!!还带来了嘉瑞!!(嘉不是我的,是 @柠子音 的,唉:-(!穷苦人民的无奈啊!!( ๑ŏ ﹏ ŏ๑ ))

啊!啊!啊!格瑞好帅!格瑞好帅啊!__(ˇωˇ」∠)_

好可爱!好漂亮的小姐姐啊!我要吹爆 @黑肉一 太太((٩(\\Д\\)۶))❀

悄悄发在评论里,不知道行不行





::|__
::|   \
::| 、_  \
::| (●)   \
::|人_)⌒:: |
::|⌒´    /
(⌒ー―′ )
::|

唉:-(
好不容易发一次车车就被lof屏蔽了(☍﹏⁰)
我的命好苦啊!!!(捶地!!)

   ∧ ∧
  ( TдT)
 ~| u u|
   u u

[嘉瑞]我的恋爱是由契约开始的 01

少爷嘉×律师瑞,一纸契约产生的爱情,瑞瑞25岁,嘉德罗斯24岁。

ooc、巨ooc
请注意,带好安全装置
可能是个坑
请各位不要打我

“五十万,做我的恋人。”

嘉德罗斯,男,二十四岁,今天在咖啡厅被人用五十万要求做恋人。

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的“雇主”,紧身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腿,黑白相间的衬衫呈现皮肤的皙白,精致的五官陪着银白色的头发使再美的女人都黯然失色。

凭着样貌,不用考虑“佣金”,立马同意,但咖啡厅有许多美丽的女孩,他为什么偏偏看上自己,这让一直都很自信的嘉德罗斯都开始怀疑自己。

“你为什么要雇佣我?”

“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,其他的不用管。”

“要问清楚,不然我怕被卖了。”

他的“雇主”显然没有听进去。

“对了,我给你准备了资料,你有十分钟的时间把它们全部记住。”

因为好奇,嘉德罗斯接下了这一份“工作”,就当赚个外快呗。

资料很完整,也很精简,考虑到时间短,所以都挑重点,准备这么充分,看起来预谋已久啊!

“格瑞,男,二十五岁,汉族,身份证号:xxxxxxxx,喂,身份证号是什么鬼?”

“我可没兴趣找一个智商低的人谈恋爱。”

好,你是雇主你老大,你了不起。

“现任xx律师事务所的律师,噢,原来你是律师啊!”

没想到自己的雇主是律师,怪不得对时间那么敏感。

“你还有五分钟。”

一聊起劲就忘了“任务”,嘉德罗斯不得不加快速度。

“到了,下车。”

映入嘉德罗斯眼帘的是一栋小洋楼,楼下的院子里有浅紫色的绣球花。

浅紫色,与他眼睛的颜色一样。

看着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睛,让嘉德罗斯有些发愣。

“格瑞!”

一抹金色落在格瑞的怀里。

“格瑞,你回来了,你知不知道……唉!这是谁啊?”

看到格瑞身后的男人,金忍不住询问。

“他是……”

“我是格瑞的男朋友—嘉德罗斯。”

看到格瑞与金那么亲近,嘉德罗斯有些不爽,把格瑞搂进怀里,在他柔软的银发上轻吻。

“喂,你干嘛。”

“做一个男票该做的啊!”

“我不记得我们的协议里有这一项。”

“……有时候太遵守协议是达不到效果的。”

“格瑞,你回来啦!”

“嗯,秋姐。”

“这位是……”

“秋姐,这是嘉德罗斯,我的男朋友,嘉德罗斯,这是……”

“你好秋姐,我是格瑞的老公。”

喂,魂淡,你是谁老公啊!还有……能别那么自来熟吗?

“秋姐,我和他有些事要谈,你们先进去吧。”

格瑞看着嘉德罗斯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“和善”。

我又坑
希望新的一年我的坑越来越多
(•ૢ⚈͒⌄⚈͒•ૢ)

【嘉瑞】出乎意料(上)

假期第一产
我复活啦
是婚后!婚后!婚后!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有幼年瑞
避雷请注意

“额……”
在床上,嘉德罗斯对自己昨天的行为进行了反省,首先是脑子抽了到珠宝店里买了一枚戒指,再是到格瑞的办公室里求婚,虽说脑子不清醒,但还是知道格瑞喜欢低调,虽然这与嘉德罗斯嚣张跋扈的性格截然不同,但为了格瑞,他愿意做出妥协。
其实嘉德罗斯的一系列反常都要‘归功’于雷狮,不是他的挑衅,嘉德罗斯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,冒着要与格瑞冷战一个月的危险。
结婚了不起啊!我分分钟结给你看,还说我不行,那我就用实际行动证明,让你这个渣渣闭嘴。
此时此刻,雷德可以保证,他的老大要爆发了,就是与遇见格瑞的那时一样,控制不住寄几。
好吧,这是这个月第N次办公室的门被踢坏,但格瑞知道,公司高层绝对不会怪罪下来的,因为这是嘉德罗斯的地盘,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没人能够管他,这是圣空家的产业,当初嘉德罗斯明明可以得到更大的资产、权利,但他只是想父亲要了这家公司,而要这家公司的原因很明显,就是因为格瑞。
格瑞的美颜从来都是许多女孩子舞刀弄枪的根本理由,还有一些男性同样也窥视着他,所以嘉德罗斯必须去守着格瑞,因为这种自己的私有物被人企图篡夺的感觉真的好不爽啊!
“好吧,你要到哪儿1v1。”
嘉德罗斯踢门有两种可能,一:打架,二:过来宣誓主权,但自从知道格瑞是嘉德罗斯的人了之后,再没有人敢冒着生命危险去扬言要把格瑞追到手,曾经有一个男人在公司的年会上喝醉,跑到舞台上拿着话筒宣称要娶格瑞,第二天,头条就报道海面上浮现一成年男子的尸体,尸体多处被鳄鱼啃食,还报道是失足落下,可有些人很清楚,他是被人谋害,而谋害他的人正是嘉德罗斯,作为圣空家的长子,不管他做什么,圣空家都会为他善后,而且只是死个人,就算公安总局被夷为平地,新闻也只会说是因为豆腐渣工程,导致房屋坍塌。

有了这么一个前车之鉴,没有人敢轻举妄动,那嘉德罗斯来就只有一个原因可供参考,打架,所有人打架都会有一个起因、经过、结果,而嘉德罗斯没有,他只是凭自己的兴趣,所以这让格瑞完全不知道如何化解嘉德罗斯的冲动。
“这次来不是要打架。”
啊???!!!!
这让淡定如格瑞的他都有些不淡定了。
卧槽!!!发生了什么??嘉德罗斯被交换了灵魂了吗??
“嘉德罗斯,你不舒服吗?”
“没有。”
看到他那么反常,格瑞不禁往发烧的方面去想。
“格瑞,我再说一遍,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,也没有什么事。”
那你来干嘛,搓澡吗?
在格瑞遐想之际,只见嘉德罗斯掏出一枚鸽子蛋。
同事A:“我去⊙∀⊙!,发生了啥?闪光弹吗?居然辣么亮。”
同事B:“在前方报道,是鸽子蛋,好大一枚鸽子蛋,嘉总拿出一枚鸽子蛋。”
同事C:“格瑞总监什么反应。”
同事B:“格瑞(一脸懵逼)。”
……
同事D:“我勒个去,嘉总是跪了一个世纪吗?”
同事E:“没有,前线队伍刚因战况而集体暴毙,我发誓,我被掰弯了,我忍不住了,太唯美了,嘉总把格瑞总监按在办公桌上吻,然后!然后!然后……”
同事F:“老E,你在给我玩欲言又止,今天小巷子见,我保证,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。”
同事E:“不是我的错,是嘉总,他把帘子拉上了,还用嘴型告诉我‘你明天不用来了’,我死定了,同志们,有缘再见。”
同事A:“……”
同事B:“……”
同事C:“……”
同事D:“……”
同事F:“……老E为你默哀一分钟。”
同事E:“谢谢各位同僚,没关系,为我们的革命而死,值!!!!”
(一曲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时间)
同事B:“卧槽,嘉总来了,一级警备,各位回到座位上,老E,暴风雨降临,准备好雨衣雨鞋。”
同事E:“哪路大仙有雨衣雨鞋借我啊!!!”
同事E:“来不及了,童鞋们,再见。”
(一首《哀乐》的时间)
(一首《今天是个好日子》的时间)
同事A:“卧槽,这BGM嘛回事啊!”
同事E:“老G,掐我一下,我在做梦吗?”
同事B:“怎么了?老G,现场报道,我怀疑老E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。”
同事G:“我也差点失去了语言能力,嘉总说老E不用走了。”
同事F:“好事啊!那为什么老E不说话呢?”
同事H:“可能被嘉总吓到了吧。”
同事A:“吓到,怎么回事,要求案件完整清晰地叙述。”
同事E:“刚才嘉总说我不用走了,然后还给了我一个可以升职的项目。”
同事C:“哇⊙∀⊙!,老E,你走狗屎大运啦!”
同事E:“令人激动的不是这个,而是……嘉总这次居然没骂我是渣渣。”
同事A:“我的天,发生了啥!发生了啥!”
同事I:“告诉各位同志一个重大事件,那枚鸽子蛋在格瑞总监的无名指上。”
同事B:“哎呦我去,这TM就是爱情的力量吧。”
同事C:“求格瑞总监把嘉总收了吧。”
同事H:“我什么都不想管,我只想知道嘉总拉完窗帘之后再干嘛?”
同事I:“同志们,我发现一个重大事件,可能你们听了之后会原地爆炸。”
同事F:“如果要把喜欢讲八卦讲到半路就刹车的人杀掉的话,我一定送你和老E先上路。”
同事C:“同感。”
同事A:“+1”
同事I:“好吧,为了不继承老E的衣钵。”
同事E:“woc!!我就消失了一下,怎么就扯到我身上来了。”
同事G:“老E,wtmd真的想弄死你,能别在说到重点的是候打岔吗?”
同事E:“wdm,不经意间引起公愤了。”
同事D:“你俩能别在这鬼扯占格子,有什么私人恩怨私聊解决,老I快说正事。”
同事I:“就是我看到格瑞总监的脖子上有一个红点点,疑似是吻痕。”
同事A:“……”
同事B:“……”
同事C:“……”
同事D:“……”
同事E:“……”
同事F:“……woc,好像捅大娄子。”
(群主通知)
群主:“大家好,本群即日起将不复存在,为了大家能以后再公司里好好工作,好好生存,本群主忍痛割爱,解散此群,愿各位以后都能好好的,保重。”
(查无此群)
今天的世界依然和谐。


说好的幼瑞
说好的婚后
下篇会有
敬请期待